张老头的三十年(2)

2019-12-17 14:49:22

世情

“他要买核桃给我补身子。我妈怀我的时候你都和三阿姨在一起,没回来过吧?”

嘿,这可说到老张的痛处了。他吐了口唾沫,把扫把往旁边一扔,吓得姑爷两腿一抖,倒是阿丽横眼冷看着他。

“这不是一回事!离婚!马上给我离婚!”

“不离。”

“离!”

“我就不!”

“给我离!”

“要离一起离!”

大梅拉着脸,挤开家门口看热闹的邻居,提着菜篮子冲过来,一脆声就把父女姑爷给震住了。

“妈?”正午的太阳热辣辣地晒着,阿丽抹了把汗,愣愣地看着她。

“蔡大梅,你又凑什么热闹?”老张吹胡子瞪眼。

“今个儿我们家庭美满,你有啥不满意?你就想拆散这个家去跟你姘头是不是?”大梅把菜篮子扔到他身上,仿佛要扔掉多年来的委屈。

老张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唬得一愣一愣,猝不及防领口被她提了起来,软棉的拳脚佐着经年的怨念无力地落在他身上。

大梅啪一下坐在地上又哭又嚎,引得挤在门口看热闹的人“我一辈子给你做牛做马,你还有什么不满意?我命苦啊——”

“老脸都被你娘俩丢尽了!”老张瞅了一眼门口越来越多的人,气得直跺脚。

这,这叫什么事啊?老张招架着她毫无章法的拳脚,心里叫苦不迭。

姑爷生怕被牵连到了,赶紧躲得远远的,靠在树荫下小声加油助威呢。阿丽怕大梅吃亏,挺着大肚子去拉架,越拉越紧,越拉扯不清楚,三人扭做一团,像这家事情事,乱麻一堆。

“我命苦啊——”

“别嚎了,给别人看笑话。”

“我不活了——”

“……”

日头毒辣,院子飘满沾了鸡屎的绒毛,好似飞絮一般。也不知道是谁撞了谁,当阿丽汗津津地瘫在地上喊疼时,众人才回过神来,惊慌失措地满院子跑,喊着叫着,六神无主。最后还是八卦的邻居不落忍,叫了辆车,把疼昏过去的阿丽扛了进去。

“结束了,结束了,都散了吧。”

人群中不知谁喊了这么一嗓子,大家齐刷刷的应了一声“还没看够呢”,便作鸟兽散。

相关阅读

言情后花园©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