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生死相依

2018-11-12 11:30:02 作者:苏敏小姐姐

生死相依

文/坚平

编辑/苏敏

图/购于摄图网

01

七夕,这秋风瑟瑟的七夕啊!

满成抬起头来。他擦擦泪拿出手机再一次拨打,里面仍是语音冰冷:该手机关机,或不在服务区……

远处传来大雨砸地的哗哗响,凄凄的秋风吹啊打啊,这一会儿满成的心就像被乱刀砍碎了。

咋会走到这等地步?

不知道。

满成只记得当初他的爸爸终于借来了钱把他送入大学校园,从那以后他更是发奋苦读,每一次学校里举行的考核他都名列前茅。

初冬下过一场雪。那一天他缩着脖子到街上买棉衣,刚出校园走,有一位女生突然从后面紧两步走到他前面身子一歪,挡住去路了。

满成本来怕惹事。再说大街上路面那么宽,满成忙转身,想从她身边饶过去。

可是他饶她也饶。那女生头也不回,存心不让走。实在没办法,满成站住了。

不想这时候那女生忽然转过身咯咯地笑起来,大声道:“怪不得人家都说你是个大洋驴!”

一句话窘得满成脸绯红,说:“我又不认识你?”

那女生美丽的丹凤眼一瞪,嗔怒道:“好啊,一个班同学,这都快一年了你说不认识,你的眼长头顶上了?”

满成说那倒没有,是我走路从来不看人,特别是女人。

女生说:“好,赵满成你听着,我叫郭翠灵,你的同班同学,看下次见面你要再说不认识,我真喊你大洋驴,嘻嘻嘻。”

两个人这就认识了。

02

满成实在拿她没办法,无奈道:“喊,你喊,只要不怕挨揍!”

她便嬉皮笑脸儿叫起来:“大洋驴,来呀来呀?你敢摸摸我,讹你一辈子。”

之后她便自告奋勇给他当参谋,说别看我学习不咋的,买衣服可为你师母!

其实满成根本不会买衣服,他连那卖衣服的在哪条街上都不知道。

于是他说:“那就先谢谢师母啦,今天我甘愿上你一回当。”

翠灵便上来挽住他的胳膊走,一直把他领到大商场。

他们上二楼,二楼里全都卖衣服。那男的女的老人的、黑的蓝的带花的……

满成走上前随便指住一件棉衣问价钱。过来一位三十来岁的女同志看着他甜甜地笑着:“大优惠,四百九十八。”

满成一听连连往后退,脸色都变了。

要知道满成恨不能到废品堆里捡一件不要钱才好。

他心里说你们这是强盗打劫正好碰上穷光蛋。翠灵呢,站在他身后偷笑,掩住嘴儿。

接下去他又问几件,最少的也都一百多。

于是他回头对她说:“这里的衣服不合适,到别处去看看,我们赶紧走!”

翠灵不愿意了,拉住他不放手,说:“还没试穿怎么能说不合适?让我给你挑。”

说完便和那女人钻进了衣裳丛里。

这让满成站在那儿翻白眼,咬住牙想着反正我也没有多少钱!

之后,没有事他就在二楼上闲转圈儿,不知过了多久,听见翠灵在后边喊,他一扭脸,见她手里提着大衣袋走过来,便过去接住问:“多少钱?”

她嘻嘻地笑着:“今天他们商场搞活动,我中了奖,没要钱。”

他一听也不笑,正儿八经夸奖她说你真是个大贵人,太好了,下次再买东西我还得叫你来。

当时气的翠灵就像林黛玉那样嘴唇儿一扭,向她腰上“腾”地一捶:“想!”

想……满成一想到入大学这三年他的学费,他的吃用,就连他的内衣都是翠灵贴补钱给他买,三年了啊……

难道他会忘,那还是个人吗?

03

一阵狂风裹着大雨铺天盖地而至。

雨幕中,满成站在那儿再一次环顾四周,当无情的现实终于磨灭了他最后一丝希望,也只得转身向着学院的方向慢慢走。

就在这时他的身后响起几声喇叭,有辆灰色小轿车在他身边停下了,听见里面喊:“赵满成,你给我上来!”

满成一震。然而,他眼前看到的却是班长刘丽萍。

此时,瓢泼一般的大雨已经把满成浇得透湿。

满成没有推辞,他用手抹了一把脸,赶紧拉开车门上了去。

漂亮的刘丽萍不待他坐稳便没好气道:“赵满成,以前你可是一个责任心很强的人啊,难道我看错人了!”

满成满脸愧色,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刘丽萍埋怨道:“你也知道我们这次参加全国机器人大赛,代表的是整个学院的荣誉,而你作为我们机器人研制小组的骨干,这眼看赛期临近竟然私自脱离团队,你说你让我们全组人员多寒心!”

满成的泪在眼里闪,嗓子发沙:“……是翠灵、突然提出要跟我分手,我方寸已乱。”

刘丽萍脸上变颜色了:“赵满成你心里想什么就直说,撒这样的谎鬼都不会相信,我们全班同学谁不知道即便现在拿刀割,能把她的心从你身上割开……”

她舌头一艮打住了。

因为她忽然看见豆大的泪珠儿正从满成脸上“啪嗒!啪嗒!”往下掉。

满成说:“五天了,五天前我去问过老师。老师说她请了长假。我问她请假做什么,老师不肯讲。这五天我给她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我已经找遍了以前她常去的每一个地方,均不见人,我没有……”满成噎了一下打住了。

刘丽萍不再言语。稍停,她口气缓和了些:“看来是我屈了你。满成啊,你也知道再有十天我们就要动身到北京参加比赛,可是昨天当我们对机器人作模拟测试的时侯却意外发现CPU存在两处漏洞,而你又是CPU的主要制作者却不见踪影,你说大家该有多急!”

“可是,找不到翠灵,”满成语言忧伤:“我现在心如掉了,头脑一片空虚。”

刘丽萍想了一会儿说:“这样吧,你现在回去负责修改程序填补漏洞,把翠灵的事交给我,我能给你找到她。”

满成听后有些振作,肃然道:“班长,求求你见到翠灵后问问她我到底犯了什么错,惹得她那么伤心。她就是要我死,也应该让我死个明白。”

小轿车开始行走,马路上少有行人。刘丽萍一边小心驾驶,看到坐在身边的赵满成不时擦眼泪,心里还觉得老可笑,说:“赵满成,亏你一个大学霸,难道就知道这世上只有歪脖儿柳树上能吊死人?”

满成一字一顿道:“我们生死相依!”

刘丽萍一时无语。听车外风声如咽,一声炸雷响过,刘丽萍小心翼翼地把车开回了校园。

到了下午,这刘丽萍看到赵满成坐在电脑前全神贯注,自己也不敢怠慢。

她先是接连拨打电话,见无人接听,又把轿车开进小区。然后她下车躲在暗处,就像受过专业训练的特务一样两眼紧盯住翠灵家的楼窗口。

就这样,直到黄昏来临的时候她的手机忽然叫响,翠灵终于打电话来了。

电话中,听到翠灵声音柔和:“喂,是丽萍?”

丽萍迫不及待道:“死妮子,你跑哪去了!”

翠灵问:“找我有什么事?”

“我想问问你和满成的事。”

“还有什么事?我已经跟他讲清楚:我们一刀两断,从此各奔东西!”

“翠灵,我的好姐妹,是不是满成做出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丑事被你发现了,你告诉我我给你出头!”

“那倒没有。”

“没有?又是为什么呢?”

“丽萍你告诉他,让他死了这份心,我现在已是有了去处的人。”

刘丽萍忧伤道:“翠灵,按理说你们这样的事我本不该管。可是,你知道这几天满成他饭不吃,觉不睡,无日无夜地寻找你,整个人快要崩溃了。”

翠灵哭起来。

刘丽萍说:“我无论如何都不相信你们两个这三年的情爱在你心中就这样无足轻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给我说实话!”

翠灵哭得一咽一咽:“我说了,你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特别是不能让满成知道。”

“好,你说。”

“几天前我病了,还以为是感冒,到医院一检查,结果、确诊为‘白血病’……”

刘丽萍手一滑,手机“啪嗒!”掉地上。看她慌忙检起来,见没坏,赶紧又接着说:“白、白血病?翠灵你可别吓我!”

“有谁会自己咒自己啊。”

过了好一会儿,刘丽萍才说道:“白血病,如今好治,别怕。你现在住哪个医院?”

“不说,我不想见你们。”

“你只要不怕满成出事,就别说!”

翠灵哭得喘不上气:“我在、二、院……”

05

第二天,同学们三五成群地来医院看望翠灵。翠灵在病床输着液,她虽然强撑笑容接待大家,却嘴里不说心里一直盼着能早点看见满成。

然而直到午时他都没有出现,这让她一口气憋在了心中。

到了下午三时,只见赵满成面色焦黄,身体疲惫,缓缓地来到了翠灵的病室。

这时候翠灵正坐在病床上暗自垂泪。可是心灵深处那感触,当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她仍然立刻抬头,一见真的是他,反而气不打一处来。

她厉声道:“赵满成,谁让你来!”

满成望望她脸色,吓得一声不敢吭。旁边有一个低座位,他坐在那儿垂下了头。

翠灵恼了:“我已经给你说得很清楚,我们一刀两断从此各奔东西,你还有没有脸?”

满成垂头坐在那儿,满成只是想着让亲人出出气或许她心里能好受些。

殊不知,他的亲人却是盼着能和他说说话,哪怕是吵。

这时刻翠灵已是怒不可遏:“赵满成你是哑巴,不会说话了?!赵满成,我永远都不想再见你。你给我滚,滚出去!”

满成终于抬起头来,眼泪汪汪。他哑着嗓子说:“这辈子我只认你。你就是我的家。你让我向哪儿滚……”

苏敏小姐姐
苏敏小姐姐  作家 微信公众号:苏敏小姐姐(ID: sumin4321),立志用文字做一枚暖心又走心的小姐姐。人生百态,酸甜苦辣。写一首小故事,做一枚小姐姐。

故事 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

故事 生死相依

相关阅读
【承欢·虞美人令】玉寿无疆

明明都为对方殚精竭虑,可天命注定你死我活,竟然只能留下一人。 A【承欢·虞美人令】玉寿无疆/麦丞 一 寿玉睡得朦胧时听见宝存推门进屋的声音。 她嗓子干得要命,哑着喊了声“水”,一杯凉水便兜头将她浇了清醒。她心底一惊翻身下床,不小心压到伤口,当场就着床沿滚下去,不大体面地摔破了脑袋。 油灯上豆大的一点火光颤颤巍巍地爬起来,宝存伸手将光捂亮了才站去一旁,不忘回头示意她服软认错。果然她身后便是陈疆,坐

你是我的海市蜃楼

林鹿是最近才知道,自己是小三的孩子。 林鹿得知自己母亲是挤走原配的小三,也是最近的事情。 她的世界骤然变了。她从成绩优异会画画、工作能力强的林家千金,变成人们嘴中小三的贱种。 她成了块污点。 回神来时,她已经开始逃避一切。逃避海楼。 张家千金的泳池派对,林鹿终于见到她姐姐庄月星。远看就知道是个大美人。林鹿自嘲,也不知她爸怎么会为了自己母亲和庄夫人离婚,害得人家过了二十多年的苦日子。 今天这派对,

我与“渣男”的分手信

两周以前,我彻底分手了。 分手原因很简单,他劈腿了,他选择了别人,结局不是我。 很开心,很堕落。 --------------------------------- 我们是初中便认识的同学,也曾是同位。其实我知道那个年纪的孩子已经懂得什么叫做喜欢了。据他描述,他在初中那时喜欢我,他会在上课时偷看我,做事情的时候会想我,会幻想以后和我在一起如何如何,着实可爱。虽然和他在一起的这三个月里我一直不...

《兰中风云录》

笔者:山人 本文所描述故事纯属真实,有些人物略加改动。 故事发生在偏远山区的一个小镇上,这个小镇依山傍水,环境优美,是一代名臣满朝荐的故乡-兰里。镇上有一所唯一的中学。这所中学的全名叫兰里镇初级中学,但是人们习惯性的把它简称为“兰中”。 现如今毕业已多年,每每回想起那段刻苦而艰难,亦难忘的同学岁月,总能让人联想到那个时候的美好场景。也就是那段时光演变了天真与逆变的重要过程。那三年的岁月是值得...

一封青涩的情书

睡不着,突然想起第一次写情书的事,似乎不该叫情书,那个时候应该算是纸条吧。睡不着,突然想起第一次写情书的事,似乎不该叫情书,那个时候应该算是纸条吧。你的情窦初开是什么时候呢?我似乎稍微比同龄人有一点点早。 小学一年级我上了两年,别笑我奥,嘿嘿。二年级我转学了,转到了一个离我们家更近的学校。我还记得进入教室后,老师让我自我介绍,我比较害羞,说话声音特别小。同学们都说大点声,听不到啊。我看到了一个男孩

你知道,生活是什么味道?

在飞机上舒服地睡了一觉,睁开眼睛已经落地了。 拖着行李箱走出机场的时候,被一个熟悉的背影吸引停了下来。 好多年没见,这姑娘还是那么窈窕,一点儿都看不出是个十几岁丫头的妈妈,岁月虽然也在她身上留下了一些痕迹,但并不妨碍我一眼就把她给认出来了。 穿着一身米色长裙,拖着红色的行李箱,旁边站着一个豆蔻年华的丫头,眉眼之间很多当年她的样子。 我上前几步,轻轻唤她,“小景。” 正在轻声交谈的母女俩停了停...

光荣在于平淡,艰巨在于漫长,人生在于选择,一切都还来得及

光荣在于平淡,艰巨在于漫长,人生在于选择,一切都还来得及 文|蓝胖 01 我在简书的名字叫蓝胖,我知道很土。原来的更土,蓝球上的蓝胖纸。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只是一个称呼而已。 ——同学叫我阿志、有的称呼我阿基米志。 ——同事称呼我大师、胖胖、教授。 ——学员称呼我老师。 ——女儿称呼我老李。 在简书,我是蓝胖,来到在简书的124天,遇见很多朋友,进了很多群,做了很多看不见的努力。 那些发出...

对不起!我要去爱别人了!

我叫胡木,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之中有什么命数,在爱情方面,身边的朋友都说我是木头,和自己的名字形成了绝佳的呼应。 有一次,深夜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回想自己短暂的两段爱情,甚至也不能称为爱情吧,在爱情里该做的事情,差不多就仅仅止步于拉手和拥抱了。 每当再要往爱情的深处走去的时候,总是慌不择路地选择了逃窜。 我暗自理解为爱情上的精神洁癖,除了这个理由,我还能怎么解释呢。 直到她的出现,才真正知道...

言情后花园©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