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那一定是你的模样

2017-11-26 11:45:26

青春

《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那一定是你的模样》by 北有北郊

青春像只唱着歌的鸟儿,已从残冬窗里闯出来,驶放宝蓝的穹窿里去了。

-1-

深秋的夜,寂寥孤清。

顾白缩在温热的被窝里,隔着微弱的光点盯着黎瑾发来的消息。许久,像是被谁偷走了什么东西,心头愈发空落落,冷冰冰的,夹带着身体也泛起一阵刺骨的寒意。

刺眼的屏幕上加粗的字体似恼人的蚊蝇,格外显眼。

“顾白,谢谢有你在我身边的这两年,我们终究还是不合适,你仍是我最好的朋友。”

-2-

顾白不知道是何时喜欢上黎瑾的,只知道是在高二的春天与她相识。

那天微风不燥,阳光正好。天空像是一片巨大的洁白的画布被人不小心打翻了淡蓝色的颜料,但每滴颜料都泼洒的恰到好处。几朵碧云懒散地在其中游荡,撩拨起一圈圈微弱的涟漪。

彼时,黎瑾正在讲台上羞涩地坐着自我介绍。

顾白睁开惺忪的眸子瞥了这个转校生一眼。她着一身素色的没有任何装饰的长裙,一袭黝黑发亮的青丝扎成一条冗长的麻花辫,随着头部微微晃动。明澈的眸子流转,眼波如清风明月,顾盼流连。桃红的唇笑意盈盈地咧开,连带起一丝和煦的春风,吹得顾白心头痒丝丝的。

“穿的挺土,没想到还挺漂亮的”

顾白旁边的座位是空的,理所当然,黎瑾成了他的同桌。

“你好,我是黎瑾,以后多多指教”

顾白看着黎瑾伸来的略微泛黄起着茧子的手指,迟疑地握住后,一股温暖的淡香弥漫开来。

-3-

黎瑾是从乡下转来的,所以格外努力。

在学校除了上厕所的间隙,她几乎不曾离开过书桌。顾白经常取笑她是个书呆子,换来她的腼腆一笑。顾白能从这笑容里读出淡淡的苦涩和不该属于她的自卑。看这笑容时间久了,竟滋生出一种心疼和想守护的奇妙的情愫。

所以当顾白看见黎瑾帮班花郭莎莎提包打扫卫生时,一股无名之火没来由地迸发了。他一把夺下黎瑾肩头的外形奇特的包,丢向郭莎莎的桌上,包背上亮晶晶的铆钉摩擦着桌面,发出一长串聒噪的嘶哑声。

顾白看着化淡妆的郭莎莎幽怨的看着他,庸俗的脂粉气令顾白连连皱眉。

“郭大小姐,你手是金子铸的吗,连个包都提不动,要不要再给你请个佣人?”

顾白看着郭莎莎苍白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心中暗爽,攥住黎瑾的手往外走去。

“黎瑾,是不是别人让你干什么你就照做,你有没有点自我”

黎瑾伏在栏杆上沉默不语。温热的日光穿透她的发梢,闪烁着亮丽的光彩,躲在阴影下的眸子,孤零零地望着远方。

顾白心间一软,修长的手指覆在她温暖的头上,淡淡轻语。

“好了,以后有我在没人会欺负你了,谁让你是我同桌呢”

顾白放下那只灼热的手,转身进了教室。背后,黎瑾转过头久久地望着他,脸颊上泛起彩霞般的红晕和掩饰不住的笑意。

-4-

相关阅读
你的那几年青春喂了狗了吗?

致我的三个性早熟的闺蜜们!

请挥霍青春,别让它荒芜。

我终于在大城市扎了根,尽管离我理想中的国际化大都市有差距;我终于有了一份体面的工作与职务,尽管离我理想中的大企业创始人有差距。总之,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朋友们羡慕我,家里人对我很满意,唯一还唠叨我的只是—— “你一个女人,别老是忙着工作,快些找男朋友结婚生娃啊!都二十三了,还不急还不急!都老姑娘了都!” 好吧,我二十三了,在爹妈眼里,是个老姑娘了。 他们是农村人,根本无法理解,我的那些在...

谁的青春 谁来陪葬

我想给你生个孩子 可是 你却连精子也舍不得给我 01 去年暑假,回了趟爷爷家。 小时候吃喝拉撒基本都在我爷爷家,随着上大学,工作,结婚。已经很少回那了。 一踏进家门,就看到那个穿着西装笔挺,鼻梁上卡着一副老花眼镜正对着大门的餐桌上翻看着一张旧报纸。 爷爷,还是老样子,将近80岁的人,一样的讲究。却又不是老样子,白发明显比前年多了几许。 一见我进家门,爷爷立马激动的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放下眼镜,...

你的过去有我的青春

时间:写与2016年初。 天气:和每一年的冬天一样冷。 心情:那一天,她失恋,我很难过。 十二月的风很利,吹的冬天满地打滚。谁说这个冬天不冷,谁说这个冬天是暖冬了,谁说穿秋裤就不用保暖了?好吧好吧!你家的暖气牛叉行了吧。 反正我是冷了,穿了秋裤,又裹了保暖,披着大大的羽绒服。嗯!不是一般的大,垂到地面了,我妈说我像一件衣服成了精。 大年初一不好好在家待着,死气白咧拽着我在宋江河溜达。 亲,我...

这座城市风很大 异国他乡无处安放的青春

愿: 有人陪你共黄昏,有人问你粥可温。 有人与你话家常,有人跟你琴瑟和。 有人伴你待天明,有人与你道离别。 有人拭你相思泪,有人共你踏红尘。 有人听你诉衷肠,有人解你夜夜梦。 有人懂你眉头雪,有人惜你心头爱。 有人醒你茶已凉,有人愁你独行路。 望,陪伴是你给我最长情的告白。 01 傍晚的微风夹杂着热浪。下班回家后,满手的粉笔灰让我很不舒服,我习惯的性的洗手、查看微信、换运动衣出门。 走在路上...

我的青春,确实被狗吃了

文/凉亦歌 我终于敢大大方方地去承认“青春确实被狗吃了”这回事儿,真的没有那么遗憾的。因为不动声色的长大,胜过一切鲜衣怒马。 1. 鲜衣怒马少年时,且歌且笑且从容。 第一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还戴着厚重的黑框眼镜埋头做物理题,手边放着一杯食堂打来的原味豆浆,几近冰凉。 “嘿!”成旭捏着一块橡皮随手丢过来,一道完美的彩虹弧线,不偏不倚刚好砸在我的脑门上。 “你干嘛?神经病啊!”我被砸痛了,怒目...

谨以此文献给我青春里的那个姑娘

那年你说,终有一天,我们会像歌词里写的那样,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我说就算成了陌生人,我也要和你再熟悉,永远。 多年以后,当我再次看到这些矫情的字眼,却猛然间发现它形象地表达出了我难以言明的苦涩。 没想到那年那天,你已成熟地明了了一切,唯我如个孩子般的做着自欺欺人的美梦。 壹 高中开学那天,天气热得出奇。我擦了擦额角的汗,带着满心的好奇,期待,陌生,与兴奋,踏进了这个将让...

青春(微小说)

第二曲 江霄云和黎鸾分别以各自中学的第一名考取了振坤中学。 江霄云遇见黎鸾是在高一新生的欢迎典礼上,他和黎鸾都是致辞的代表,看着她在后台流利的说辞;淡定自若的神情;还有棱角分明的侧脸,让他不禁着迷。 正巧这时,老师让黎鸾和他对一下一会儿的细节,这时他和黎鸾的第一次说话。黎鸾的声音很动听,思维也非常清晰,这让江霄云对她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因为毕竟没有一个女生面对他可以如此淡定...

致我们青春的错过过错

“我的青春没有轰轰烈烈,也不能说是平平淡淡,要是一定要用什么来概述,我想‘错过过错’这四个字最合适不过了。” (一) 我是蔚澜,一个看起来大大咧咧,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咧着嘴笑,有着很强的保护‘幼小’的欲望的女孩儿,自评“镇中小太阳”。 这里说的‘幼小’是指我的同桌林晓静这个类型的女生,我们同是镇中的学生。 林晓静是一个皮肤白皙,长相甜美的女生,有一双闪烁着像是会说话一样的大眼睛,嘴巴小到只...

他的微笑,慌乱了我的青春

我不会忘记,在那个有点苦闷的夏天,我去参加小升初的一中调考,在等候带队老师到来的时候,我见到了他。 那时,我正站在小镇的叉道口等着,阳光很烈,我的衣服都汗湿了。我当时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短袖衬衫,下身穿着一条早已褪色的粗布料裤子,头上扎着一条凌乱的马尾辫,整个人灰头灰脸的。我没有裙子,也买不起,我的家庭也不允许我打扮。天知道我心里有多渴望拥有自己的一条裙子啊,在他跟着带队老师朝我走来的时候,这种...

言情后花园©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