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年岁未老,心却早已老死

2017-11-16 22:02:07 作者:西小生

文/西小生

黑子看见我,吠叫的前兆“呜……呜…”声就从黑子有力的喉咙里传出来,可我忽略了这样的警告继续前行。接下来就是狂吠,吓了我好几个踉跄,每一个踉跄之后,黑子就离我更近一点,几乎快要扑上来了。黑子并不是全身都是黑色的,肚子下面试黑褐色到白色的渐变。此时黑子的眼神充满敌意,配着堪比关公的英武表情,看起来更为瘆人。我撤退就跑,可就算是个成年人也是跑不过的,我自然落败,小腿中招,趴在地上传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哭声。小叔一家人正在炉火屋里烤着火看着电视,小婶出来时黑子还在我旁边叫着。

《黑子年岁未老,心却早已老死》by 西小生

那时我七岁,每次从小叔家门前经过,都会听见黑狗的怒叫。我怕狗,更怕这条站起来比我还高的狗,他一叫我就哆嗦。我谨记母亲告知我的“畜生不长眼,见了躲远点。”的教诲。对于黑狗,我是能避则避,避不了就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就连看也不敢看,生怕会因为我看他一眼,他就扑上来。我隔得远远的,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

听了之后,我好像也不那么非得杀了黑子了,给点教训就行了。

黑子死后,小叔爸给他定了一口小棺材,这对狗来说已经是相当高的葬礼了,在农村还没有过先例,估计以后也不会有这样的例子。黑子获得这样的殊荣也完全理所应当,因为在黑子活着的最后一晚,救了小叔爸。可能谈不上救命,但至少免于小叔爸受伤。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黑子的健壮体魄才恢复过来,可好景不长。黑子又因为咬了人,被打的体无完肤。

黑子饱经折磨,出笼之后,苍老了许多,随后也再没听过黑子吠叫。黑子常常耷拉着脑袋,卧在小平房房檐下。有人经过时,黑子会抬头看一眼,有时候头也不抬。如同一位看破红尘的僧人,世间事再不能勾起他的兴趣,也不会再如先前一般用十分的力气去看家护院,但他他只专心卧着,过完最后在世的时光即可安心离去。

那日黑子正卧在前门坎上懒洋洋睡着觉,肖赖子走到离小叔家不远的地方,一步一哼哼,三步扔石头,黑子自然警觉。展开强烈的攻势。肖赖子见状也不害怕,反而更加放肆地激怒黑子,黑子在挨了好几个石头之后,将肖赖子的腿皮咬破了。肖赖子便讹到了小叔家,说是没有个几千块钱是不可能解决掉的这个事儿,差点举家住进了小叔家,小叔被闹的惶惶不可终日,最后才以一千的赔偿价妥协了事,权当破财免灾。可在零几年的小山村,一千可不算一个小数目,这点怨恨自然落在黑子身上,黑子遭受了比第一次还厉害的暴力。

人人都知道肖崽子是个赖货,就你不知道,你还去咬他,我赔的钱比买你的钱多上好多倍,叫你咬,打死你个畜生。小叔喝了酒,一边打一边吼,小婶子也不敢上前去拉,任由他打下去,直到黑子再发不出叽啊的声音才算结束。

我总是担心我在经过时小叔家没人,黑子会扑向我,这正好应了墨菲定律。这种偶然中的必然性着实令人恐惧。

小婶见状,立刻吆喝出了小叔。小叔立马将狗撵进了狗笼子里,把我送回了家,在路上一边安慰着我别哭,一边说回去打死黑子,我边哭边哇哇的跟小叔说那一定要打死他,不然还得咬我。

小叔爸在酒局之后后,拿着二锅头瓶子就出门去了,小叔小婶子都不知情,最后找到小叔爸时,小叔爸压在黑子身上,还呼呼大睡着,黑子在下面已经没有了气息,但还尚有温度。当处理黑子的尸体时,他身下有碎瓶渣,有些还扎入了黑子的皮囊内。

我回到家,小叔就走了。母亲看了看我的腿噗嗤一笑,这不是没咬着嘛!你穿这么厚,就把裤子扯了个小洞,你还哭的这么厉害,羞不羞哇!我感觉了一下,的确不疼,好像在黑子扑过来之前我就给哭了,我哽住哭对母亲说,等我长大了就把黑子杀了,看他还怎么咬我。

事情既因黑子而起,也必以黑子的陨落为终,黑子深知自己所剩岁月无多,偶尔也会闲逛到很远,与其说成是闲逛,不如说是欣赏未见的美,他的步伐缓慢,眼神泛光。在树脚下嗅一嗅未闻过的气味,再懒洋洋地抬起后脚挤出几点尿,然后再接着走。黑子并没有到狗的晚年,而是狗生中向老年过渡的的年岁,只是几次折磨之后加速了黑子苍老的进程。

小叔回家之后,黑子没免了一顿打。被关进笼子里的黑子挨打时毫无躲避死角,指头粗的木条子,每一下都实实在在的打在黑子身上,唧唧歪啊的声音持续了很久。结束之后又被饿了一天,才被放出来,小叔说这是为了给这个畜生长记性。

旁人路过常叹,大黑子老咯!跟人一样老了就不中用咯!

小叔家的黑狗,没有警犬那样的专业素质,也没有金毛二哈惹人喜爱,但却是能记得住教训,忠得了主人的灵性狗。

黑子死去已经将近七年,因为刚好看见一只形似黑子的狗,想起黑子,才写下这篇文章。

黑子确实长了记性,自那次之后见了我,再也没有冲我叫过,而且黑子对别人叫时,我喝他一声也会有作用,仿佛我也成了黑子的主人。于是也再没有过要去杀他或是打他的想法了,除了这点变化,黑子也不会再对着小孩叫了,但对于成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凶猛。我常常想,带着一条大狗闲逛一定很厉害吧,但无论我怎么诱惑,黑子始终不会离家太远。

好在每次经过,小叔家都有人在,黑狗吼叫一两声,不是被小叔给喝住,就是被小叔爸给喝住,次数多了我才知道黑狗是有名字的,叫黑子。农家里的狗就是看门用的,能看好门就是 好狗,黑子无疑是数一数二的好狗。

地有积雪,天正擦黑,兜里有几块钱的我甚是喜悦,迫不及待地赶往小卖部买辣条,我吞了一口又一口口水,心心念念着唐僧肉,完全忘了黑子的存在。直到遇见黑子,才知后悔晚矣。

我以为母亲会支持我,母亲却给我讲了一件黑子的英雄事迹。在我尚不能存储技艺的时候,黑子已然是个英雄了。那会儿,在我们的小村子里出了贼,除了小叔家每家每户都丢了东西,有钱的可能被窃了钱,没有钱的可能被窃掉米油盐,我家里都还丢了一罐油。在窃贼偷到小叔家时,被黑子死死咬住了腿,才使得贼被抓住,为此黑子现在背上还少了一撮毛。

西小生
西小生  作家 在空闲的时间里读读书,溜溜弯儿,想想过去和将来。写写经历和感想,微信公众号:工科man

葬礼仪式

黑子年岁未老,心却早已老死

微信步数不达标所造成的分手

杨叫花儿

相关阅读
加州大火烧到好莱坞 具体是什么情况

加州大火是全世界最有名的火灾,每年美国加州都会爆发大火,令不少美国人都担心害怕。美国加州大火烧到好莱坞是怎么回事,现在还危及到环球城和华纳公司,目前大火情况怎

改嫁

曲先生是我的初恋,我和他在一起三年分手了,原因有很多。

若你喜欢怪人,其实我很美

文∕白开水 -1- 有一个人,生来就是为了羞辱你。你们生命中有没有这样一个人?只要他在场,你永远都只能是配角。 一起补习功课,他是老师悉心培养的对象,你是端茶倒水的丫囊;他得奖上报,你是挖鼻孔造型的路人甲; 就连5年后他学成归国,你依然要被热情的人们拉到机场去献花鼓掌。 如果时光能倒流,7岁的我绝对不会去招惹这个“神经病小孩”——汪洋。 但当时坐在苹果树下的汪洋看起来那么寂寞,我一时同情心泛...

豫章养老书院

“王大狗,你快来看一下,来来来。”听到儿媳妇的的声音,我知道,儿媳妇又在向我儿子抱怨我。 两年前,我得了阿尔茨海默症,对,就是常说的老年痴呆,到现在为止,已经记不清楚儿媳妇向我儿子抱怨多少次了。 “王大狗,来,你看,你爸又尿床了,这是今天第五次了。你说,你爸咋就记不住呢!非得尿在床上啊,老娘我洗床单容易吗!我给你说,这次,必须得把你爸送进养老院去。老娘整天伺候你,伺候你儿子,还得伺候你老子,...

图书馆的哭声

我是一名大二学生,为了生活费,选择兼职的图书馆里员,负责晚上值班,并在闭馆后把图书整理到原来的位置。 刚开始值夜不太习惯,等到读书的人都走光了,你会觉得图书馆的那中空旷无声是多么瘆人。就在我把桌子上的书都放在移动书架上,准备开始整理的时候,忽然传来一阵哭泣的声音:“嘤嘤~嘤嘤嘤嘤……” 我身子一颤,刚想摆在书架上的书掉在了地上。我蹲下去捡书,但并没有着急起身,而是细细听哭声的来源。发现声音是...

你有勇气过你想要的生活吗

如《月亮与六便士》所感:月亮代表高高在上的理想,六便士代表低入尘埃的世俗,你想要哪个?抛开世俗去只求理想,还是俯身于尘世追名逐利?大多数人应该是两个都想要,两个都不想放弃,但兼得者少之又少;大所数人徘徊期中,深受其害; 01 小美某知名211大学硕士,毕业后在三线城市的大型合资企业找了一份体面的工作,月薪5K,对于三线城市来说,也不算少了; 工作了一年之后,小美感觉疲惫不堪,制度管理上面的混...

帮mm脱睡衣 我玩单位2位大姐—综穿苏然的时空之旅

其实想要自由,想要活得更好,最直接的办法肯定就是登上皇位,只不过做了皇上就要为这天下人负责任,那么不是更不得自由了吗?不过还得看胤禩怎么想的,如果他想坐上那个位置

命中注定我欠你?!

在那一年……哪一年?她忘了,只知道那天好冷。 得知男友跟自己的“好友”酒后乱性了,让这个实际不怎么冷的夜凉出了一些痛,一些疼…… 而他,在这个孤独的夜深深地闯入了她的世界。她从没想过只是朋友的朋友的他们会有家庭的交接,在此之前她只听人说过他喜欢她,仅此而已。 那天夜晚,她走在回出租屋的巷子里,他满身鲜血进入她的视线,跌跌撞撞的他恍然发现了她,她一脸惊恐,转身欲走,他的身后,追出了几个人,拿着...

言情后花园©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