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冬日盛放的向日葵

2019-01-27 20:09:37

爱情

1

“哐——”

行李碰撞楼梯铁护栏发出的声响撕破了安静的夜晚,隔壁的邻居顶着一张怨念的脸推开门愤愤道:“有病吧,都十二点多了还搬家?”

身着黑色风衣,站在走廊边的窗户前打电话的尹程溪转过头。她棕色的卷发如海藻半落在胸前,精致的面容显得有些惨白。

邻居被这混杂着愤怒和忍耐的目光怔住,转而将自己的目光落到别处。恰好撞见尹程溪的男朋友衣衫不整地站在客厅,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两个搬家工人将一个五层高的书架抬出家门。

邻居不高兴地嘟哝了一句,正打算关门却发现沙发上蜷缩着一个裹着毯子年轻女子。她吃惊地扭头看向尹程溪,尹程溪皱着眉头朝她轻轻点头,表达了自己影响邻居休息的歉意。

2

手机的震动声吵醒了熟睡中的夏葵,她睡眼惺忪地伸手抓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大拇指轻轻滑过屏幕。

“喂,您好。”

“阿葵,你已经睡了吗?”

“啊……是程溪呀……”夏葵翻了个身,语气变得慵懒了几分。她合上双眼,抬手打算将手机放回原处。电话那头的尹程溪早就猜到夏葵打算挂自己电话,只得大声说道:“你先别挂,我刚才和男朋友分手了,没去处。”

半个小时后,裹着毯子的夏葵睡眼惺松地站在公寓门口,看着尹程溪指挥着搬家公司的人将大纸箱一个接一个的抬进客厅。箱子还分了类别,上面贴着“编剧写作教程”、“小说”、“生活用品”等字样。

忙活了好一会才把行李搬完,夏葵将泡好的热牛奶递给尹程溪。

“你是吸渣男收割机吗?三任男朋友都劈腿。”

尹程溪握着杯子沉默了许久,她神情低落,像是在想事情。过了一会才皱着眉,抬起头看向夏葵。

“小葵,我在想……遇上这种事情,可能是老天对我的惩罚。”

夏葵蹲下,将手放在尹程溪的腿上,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程溪,发生那种事我们都很难过,但真的不是你的错。”

室内温度降到了极点,夏葵受不了这沉闷的气氛,马上转移了话题。

“对了,楚一河愿意以低片酬接下《于冬日盛开的向日葵》男主的角色。”

“真的吗?”尹程溪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知名演员楚一河会看上她这种名不经传的编剧写的剧本。

“刘大导演竟然没告诉你。不过,楚一河提了个要求。”夏葵买了个关子。

“啥要求?”

“编剧必须全程参与拍摄。”

3

身家过亿的新生代演员楚一河,从入行起就没有摘下过手上那个廉价的银手镯,面对媒体的询问,他总是以一句“这是重要的人借我的护身符”带过。银手镯的主人成谜,一度成为外界议论的话题。

纯银手镯也要几百块钱才能买到,对于靠着微薄稿费勉强养活自己的尹程溪来说,实在是不能理解媒体笔下的“廉价”是怎么定义的。

为了避免出现在剧组遇见楚一河却认不出来的尴尬情况,尹程溪特地从网上查找了很多有关他的报道和照片,其中有很多关于他的手镯的猜测。一些粉丝还在论坛发布了帖子,力图分析出这个手镯对楚一河的演艺事业产生了怎样的重大影响。

当大明星真辛苦,连戴个和自己身价不符的首饰都要成为别人议论的话题。也许明星需要的就是这种话题性吧。不过,他们的关注点不应该是男性带银手镯看起来有点娘吗?

楚一河除了演戏,还热衷于公益事业。他成立了抑郁症互助公益联盟,专门为抑郁症患者提供免费咨询治疗。

说起来,如果需要修改剧本,直接发个消息过来就能修改,为什么我一定要去剧组?尹程溪一想到电脑里还有一堆需要修改的稿子,顿时感到头疼。

看来在《于冬日盛开的向日葵》杀青前都得熬夜工作了。

挂在酒店墙壁上的钟发出“嘀嗒——嘀嗒——”的机械声,等回过神已经快到凌晨四点。尹程溪合上电脑,并将台灯转向背对床的那方。

她钻进被窝,在台灯的照耀下入睡。

《于冬日盛开的向日葵》正式开机,由于预算不足,除了自愿加入的楚一河,其他都是导演低价请来的十八线小明星和不怎么专业的群众演员。

休息处的椅子上坐着一个正在自拍的女演员,尹程溪在脑内搜索了一下演员名单,马上就把她和一个叫做Zoey的平面模特对上号了。正打算过去跟她打个招呼,Zoey先开口了。

“喂,你去帮我买杯奶绿。少冰、半糖。”

“我?”尹程溪有点疑惑。

“对啊,这不是场务的工作吗?”

尹程溪本想回绝,转念一想,反正自己在剧组也没有可以做的事情,跑个腿也不是不行。

那边传来了人群的喧闹声,尹程溪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过去。只见一个鼻梁高挺,气度不凡的年轻男人被一群人围在中间。

这个人就是楚一河,他的左手上带着那个标志性的银镯头。

正好楚一河也朝这个方向看过来,尹程溪与他目光相撞。

有一种熟悉的感觉窜入心头,他深不见底的眼眸中散发着一种让人无法呼吸的刺痛感。楚一河朝着尹程溪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和围在身边的人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我过去一下。”,便朝尹程溪所在方向走来。

要直接上去做自我介绍吗?还是先说几句感谢您愿意担任这部电视剧主演这样的客套话?正当尹程溪思索如何向楚一河搭话的时候,Zoey犹如少女般从她身边欢快地小跑过去。

“一河哥,你还记得我吗?去年我们一起拍过写真。”Zoey挡住了楚一河的去路,并用甜甜的声线说道。

楚一河愣了一下,随即停下脚步,礼貌地打了声招呼。“Zoey小姐,你好。”

“没想到还能再合作,我今年还去电影院看了你主演的两部电影,你的表演太精彩了。”Zoey用崇拜的眼神注视着楚一河,但是楚一河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尹程溪身上。

尹程溪见两人在寒暄,识相地打算走开。见尹程溪要走,楚一河顾不上搭理Zoey,扔下一句“抱歉,我先去和程溪老师问个好。”,小跑到尹程溪面前。

“程溪老师,我是演员楚一河,很高兴见到你。”他笑着伸出手,尹程溪犹豫了一下才握住他的手。

之前还以为楚一河这种受人追捧的年轻演员喜欢摆架子,没想到是个温和谦逊的人。

“您好,我是《于冬日盛开的向日葵》的编剧尹程溪。”面对楚一河这样帅气的大明星,不擅长社交的尹程溪很紧张,直接把刚才想好的问候语抛在了脑后。她支吾了一下,又补上了一句:“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楚一河注视着尹程溪微红的脸,嘴角上扬。

“程溪老师,我们不是初次见面吧。”

4

尹程溪尽量让自己忽视楚一河热切而期待的目光,然后在他递过来的书上签名。

“程溪老师,我四年前还参加过你的签售会。”

“谢谢。”尹程溪的语气很不自在。

这本书是尹程溪在大学时期完成的小说,因为销量不佳而没有再版,市面上停止销售。没想到楚一河会看青春校园小说,不过这本书连载的时候他应该还在上高中,况且故事是以男性视觉展开,高中男生会喜欢也不奇怪。

楚一河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一边思索一边签名的尹程溪,Zoey也凑过来为自己把尹程溪当成场务这件事表达了歉意。

之后导演进行了简单的交代,电视剧正式开拍。由于Zoey的经验不足,始终无法代入角色,第一场戏卡了十多次也没过。

“导演干嘛要找Zoey来演女二啊,长得不好看,演技还那么烂。”

“对啊,演技不好,还耍大牌。”

“我听说她是靠关系才进剧组的。”

两个工作人员站在一旁小声议论,尹程溪素来不喜欢听别人谈人八卦。她默默地找了个相对安静的位置,拿出电脑改剧本。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导演吩咐中场休息。负责场记的夏葵端着两杯咖啡走了过来,然后将其中一杯递给尹程溪。

“你找到合适的房子了吗?”

“周六预约看房,合适的话下周就能搬过去。”尹程溪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等定下来后我就把行李搬走。”

“我们都认识十多年了,你干嘛这么见外。明明可以先住我这里,偏偏要去住酒店。”夏葵叹了口气,“反正我家有两个房间,你干脆搬过来和我住吧。”

尹程溪看向憋着一肚子火给Zoey讲戏的刘导说道:“我可不想吃你和刘导撒的狗粮。”

“不会啦,一般都是我去他家。”

“你愿意收留我的行李我已经很感激了。”

“程溪老师,你在找房子吗?”楚一河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她们旁边,像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那般露出了好奇的神情。

这孩子是自来熟吗?尹程溪心想,但还是礼貌地点了点头。

夏葵察觉出楚一河向尹程溪投射过去的狂热小粉丝的热切目光,于是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把时间留给了两个人。

“我在市中心有一套闲置的公寓,可以低价租给你。”

“不好意思,我这边已经预约看房了。”

“如果是程溪老师住的话,我一百万个愿意。”楚一河完全无视了尹程溪的拒绝。

“呃……”尹程溪实在不擅长应付这种过分热情的类型,她一心只想赶快结束这场对话。她不自在地避开楚一河期待的目光,正好瞥见刚才被导演训斥的Zoey站在角落,拿着剧本抹眼泪。

有办法了。尹程溪灵机一动,想到了结束对话的办法。

5

“你不能只是生硬的背下台词,而是要去理解人物行为背后的动机。这个人过去发生什么事情,导致他在面对这个困境的时候做出了出人意料的选择?同一句话,如果角色背后的动机不同,所表现出的情绪是完全不同的。”

“嗯,谢谢老师。”

Zoey一边听尹程溪给她讲《于冬日盛开的向日葵》女二这个角色,一边用纸擦鼻子。

“别紧张。”尹程溪尽量用温和的语气安慰她,“你看剧本时要有这样的思考,如果我是安海,当我遭遇了不公平对待,但是无法反抗。所以我把这份委屈不满发泄在了无辜的下属身上,事后回想起来,我感到很抱歉,但自尊心却驱使我拉不下脸道歉……在这种情况下,面对下属的关心我会产生什么样的心情。”

“好的。”

只要进入工作状态,不管面对谁,尹程溪都能说一大通话。楚一河站在一旁打量着尹程溪右眼下方的泪痣,若有所思。

楚一河转身见夏葵坐在一边玩手机,于是朝她走了过去。正在听尹程溪讲剧本的Zoey还偷瞄了一眼他的背影。

“夏姐,好久不见呀。”楚一河笑着挥挥手。

“刚才不是打过招呼了嘛。”夏葵放下手机。

“瞧我这记性,怎么就给忘了呢。”楚一河俏皮地拍了一下脑袋。

“别贫,有事直说。”

“嘿,夏姐真好。程溪老师是你的好朋友吧,她有男朋友吗?”

“网上不是刚传你和上部剧女主的绯闻嘛。”夏葵打趣道。

“已经在官博澄清了,那天是剧组聚会。”楚一河歪了下头继续说道,“夏姐告诉我好不好?”

“怎么,喜欢上我家程溪啦?

楚一河露出了笑脸少年般灿烂的笑容,“想多了解她一点。”

“一河,如果你是诚心的,我不会说什么。但如果你只是抱着玩玩的态度,就不要招惹她。”夏葵的语气虽然很轻松,但是看向楚一河的目光带着几分攻击性。

楚一河摸了摸下巴,像是在对夏葵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她对我来说可是特别的存在。”

虽说刘导作为新人导演拉不到赞助商,所以把电视剧大卖的部分希望寄托在当红演员身上并没有什么错。但是连讨好演员这种事都需要编剧来做实在是说不过去。

不过近几天的工作接触让尹程溪对这个谦逊的年轻人产生了好感,且多接触一些类型不同的人对她的创作工作有一定的帮助,所以她并不排斥导演的安排。

相关阅读

言情后花园©2019